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>文史资料

周处长的传奇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周世盈 发布时间:2016年12月01日 12:12 点击数: 字体:

 

周处长,名耀华,湖南常宁人,中共党员,退休前曾任湖南省卫生厅宣传处处长。1966年文革前,我倆同在汉寿县人民委员会(即县人民政府)工作。我在人委办,他在卫生科。文革初期,他受了一点委屈。文革后期,我们又同在汉寿县革委工作。1981年他被荣调到省卫生厅,先后仼宣传处长、省爱卫会办副主仼、省红十字会祕书长。1999年,60多岁的他,在香港大公报》、台湾中国時报当上了记者,还成了国际记者。20168月,年高80岁的他,才从记者岗位上退下来。他一生有许多传奇,现略述一二。

 

51次瞻仰毛主席遗容


     前不久,周老给我寄了一份199696日《人民日报》(海外版)第4版复印件,上面有他写的纪念毛主席逝世20周年的文章。标题为“第51次瞻仰毛主席遗容”。发表時,正逢国务院在北京召开全国农村卫生工作会议。他在会上仍然坚信毛主席“6.26”关于“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中去”的指示,是完全正確的。并列举了农村缺医少药的事实,汇报他曾深入农村医疗深受农民欢迎的情况。这在当时虽然和对毛主席三七开的评价有些悖理,但他仍然坚持着。他那发表在人民日报的文章,也基本上是这些内容。他在QQ日志中,多次发表“没有毛主席,就没有新中国”的言论。周老到了省城,去北京的机会很多,所以瞻仰毛主席遗容的机会也多。从1981528日到199632日,共瞻仰毛主席遣容51次,这在全国罕见。 瞻仰一次,记载一次,记载的结尾都写上同样一句话:“毛主席啊,毛主席,我们心中的红太阳!”当年,湖南人民广播电台新闻频道在播出周老这篇文章前,频道负责人还他翻阅过他的日记本,深受感动,称赞他崇敬毛主席的深厚感情和热爱领袖的高尚品德。

       

县委常委批准的党员

 

 中共吸收党员,只要党委审批就行,而周耀华的入党却经过了县委常委的批准。周老年幼时,当地党委、政府送他上了中专。他牢记党的关怀。省人事厅分配他来汉寿县工作,成了汉寿县血防卫生系统的“秀才”,很受县长何秋舫的赏识,还出席过常德地委、行署的先代会。他出身于官僚地主家庭,社会关系复杂,祖父和母亲都是在政治运动中自杀的。虽然他早有入党要求,却话到嘴边不敢启齿,笔到手上不敢写。

1968年“文革”中,加强阶级斗争。造反派在砸烂旧县人委的造反行动中,“揭发”他莫须有的说过毛主席的坏话,和为右派分子韩某翻案等罪名,要将他定为现行反革命分子,送公安局法办。造反派向时任县革委副主任的原县长何秋舫汇报。何说:“周耀华的祖父和父母虽然是国民党员,但那時他才十来岁,不懂事。至于定为他现行反革命分子,证据不足。请大家想一想,现在那“右派分子”韩某正申辩冤枉,怎么能定周耀华的现行反革命子呢。”何副主任三言两语,免却了他的牢狱之灾。后来,他到了省卫生厅工作。有一次,打听得被升为常德行署副专员的何副主任到省城开会,特意找到何副专员住宿的湘江宾馆,跪在地上,叩头谢恩。这是后话。 

周耀华受批斗时,彻底打消了入党的念头。“文革”后期,他回到县卫生局工作,重新萌发入党欲望,壮着胆子写了入党申请书。县卫生局党支部,根据“出身不由己,重在政治表现”的原则,鉴于周耀华对党忠诚,工作积极,通过了他的入党要求。

卫生局党支部将周老的申请书报到县直属机关党委。县直属机关党委认为他的社会关系太复杂,暂时搁着。周老得知这个消息,心急如焚。他想党的一贯教导是,“出身不由己,道路可以选取择”,于是重鼓勇气,再次提出要求。卫生局党支部,将周老的再次要求,汇报到县直属机关党委。县直属机关党委觉得事关重大,就提到县委常委会上研究。時任县委书记周立民,思想解放,反复阐明党的“讲成份,不唯成份论”的原则,力排众议,批准周老入了党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
周老入党后,被调入省城工作。因为“唯成分论”的思想残余,仍有个别微词。有的说,这小子会拉关係。有的还猜测上面不是调他,是他“狸猫换太子”,请人调了包。其实以上说法毫无根据。当时是因为省卫生厅创办《湖南大众卫生报》,周老又是全省卫生系统颇有名气的笔杆子,所以幸运就降落到了他的头上。周老到了省卫生厅,不忘一个共产党员的责任,不忘汉寿第二故乡,大力支持汉寿县的农村改水工作,支持县防疫站长李志斌改水的科研成果。周老在任省红十字会秘书长期间,对汉寿县抗灾工作大力支持,多次给汉寿县发放救灾物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身份证里的秘密


    周老和我是同龄人,我20年前就退休了,可他今年才从香港《大公报》、台湾《中国时报》退休,原因何在呢?19814月,周老从汉寿县被调进长沙時,带走的迁移证上的出生日期,将本来是1936820日,误写成1956820,这其中“3”字和“5”字只有微小区别,周老一双髙度近视眼,加上荣调的激动,就髙兴地把迁移证交给了省卫生厅行政科。一年后,公安部门要发身份证,通知周老去派出所照相。不久,身份证发下来了,周老仔细一看身份证上的项目,就发现个人的出生年龄少了20,随即去沠出所要求更正。派出所要周老从原地派出所取证明来。周老马上打电话给老同事刘欣文,请他办证明。儿天后,刘欣文回电话,说周老的户口底子在清水坝“五七”干校,要周老去找“五七”干校。天啦!这“五七”干校是“文革”初期“走资派和牛鬼蛇神”改造的临时场所。周耀华曾作为“牛鬼蛇神”在此改造过一段时间,所以他是从“五七”干校迁出来的。现在干校早已撤销,无处可查。

没有证明,怎么能更正呢?周老认为,年龄不影响工作,也不影响工资,不更就不更吧,便束之高阁。所以他的身份证里一直隐藏着一个公开的秘密。哪知道这张藏有公开秘密的身份证,因错得福,为周老的人生创造了第二次辉煌。

1999年省卫生厅按周老人事档案上的年龄退休。因为周老是在香港出生的,而身份征上的年龄还只有40多岁,属于“年富力强”。于是在香港、台湾亲友的推荐下,他顺利地在香港《大公报》、台湾《中国時报》,获得记者身份,参加香港慈善总会。后来又参加国际记者协会,成为了一名国际记者。

近十几年来,周老为采访新闻,编写世纪文章,参加国际赈灾,参与战地救护和对台统战等工作。给香港、台湾的大学生演讲,宣传“ 一国两制”、“和平统一”和反对“台独”、“港独”,奔跑了许多个国家和地区。他退休后,深有感触地说,做国际记者好,饱享世界风光,又有可观的报酬,但时刻存在危險。境外国家党派纷爭,战争连年不断,到处是难民。境内社会秩序安定,消费水平低,人民法制观念越来越强。特别是为实现中国梦,中国进入了世界强国之列。归根到底,还是社会主义好啊!

      作者:周世盈(第四届汉寿县政协主席)

【打印文章】 【添加收藏】